2018年7月19日,包头市固阳县发生特大洪灾,一支由多辆8×8轮式战车、4×4高防护特种车组成的救援队奔赴救灾现场,在抗洪抢险中大显神威;

8月11日,在俄罗斯“国际军事比赛”的坦克两项决赛的角逐中,英姿飒爽的96B坦克全程发挥稳定,助力中国队夺得亚军;

11月6日-11日,在珠海航展上,VT5轻型坦克、8x8VN1D轮式战车等装备亮相航展地面装备动态演示区,其灵活的机动性和强大的越野能力,受到了军迷们的热烈追捧。

这些“网红”装备都出自老牌军工企业——内蒙古一机集团。60多年前,新中国第一辆重型坦克从这里驶出,60多年后,企业已发展成为内蒙古最大的装备制造企业、国家重要的重型车辆产业化基地。

今天,当我们走进一机集团,已深切感受到一机集团在改革开放40年中,从改革的“一马当先”到各项事业的“万马奔腾”的精彩。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雷开启了改革开放的序幕。此时的一机集团却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订单猛缩、“无米下锅”,单一的军品生产严重制约着工厂发展。在重要的历史转折关头,企业的根本出路在哪里?在于改革创新,企业上下达成共识。

“保军转民、军民结合”的方针在那时被确立起来,并延续至今。从单一军品生产转向军民结合,从产品经济转向商品经济,从靠国家计划吃饭转向自负盈亏、自我发展,这不是普通的转变,而是艰难的二次创业。

时不我待、时不我予。企业立即投身到民用产品大开发、大生产中:1980年开始设计生产的“大地牌”抽油杆率先成为国际市场的免检产品;1985年,C62A铁路敞车研制成功,填补自治区空白;1988年,中国兵器行业最大的军转民项目北方奔驰生产线落户一机,使企业成为中国三大重车生产基地之一;1993年,一机制造的TY230大马力推土机驶出工厂大门,驶向广阔的神州大地……今天的一机集团,已具备了铁路车辆年产各类整车8000辆的能力,

是行业内集钻井和采油设备为一体的最大石油机械供应商,各种产品在满足国内市场的同时,还远销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多个国家和地区。

一机集团还适时调整产业结构,充分发挥军工企业的技术优势,攻克了一个个技术难关,大力开发军民融合产品。2015年,大功率AT变速器研发课题通过科技部验收,填补我国现代交通技术领域的空白,2017年,高通过性轮式无人机动平台解决方案荣获第二届中国创新挑战赛一等奖。目前,企业的4×4高防护特种车、履带式消防车、模拟训练器等20多种军民融合产品成为企业新的经济增长点。

紧握民品这支铁拳,一机集团轰轰烈烈闯市场。而企业发展的另一只铁拳——军品生产,也在改革开放40年里,实现了突飞猛进地大跨越。立足生产一代、研制一代、预研一代的原则,一机集团使中国坦克的性能快速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并签订了大宗整车外贸合同,“坦克中国造”走出国门。如今,一机集团的军品生产早已从单一的坦克,发展形成现在的轮履结合、轻重结合、内外贸结合、车炮一体的研制生产格局,装备族谱不断丰富。

回首改革开放40年,当许多同为“一五”期间建起的工业基地,在市场经济的荡涤下辉煌不再时,一机集团却保持着旺盛的生命活力,书写了国企改革的成功典范。靠的是什么?靠的是“一马当先”、始终勇立潮头的改革创新精神。“新则活,旧则板;新则通,旧则滞。”企业一方面高举改革的“手术刀”,切向高度集权、平均分配、人事用工等制度的病灶;另一方面,张开双臂积极拥抱市场经济,建立以有限责任制为特征的现代企业制度。

1998年,一机厂改制为公司;2000年,公司建立了规范的法人治理结构;2008年,完成规范公司治理结构改革;2011年,按照兵器工业集团结构调整战略重组要求,山西太原247厂、侯马5402厂进入公司,组建了新的一机集团公司;2015年,作为集团公司首批主辅分离、辅业改制企业的宏远电器公司成功在新三板上市,成为兵器首家、十大军工集团唯一的军品业务“新三板”上市企业;2016年,公司实现军工资产整体上市,并被国家列入首批混合所有制试点企业;2017年,在轰鸣的礼炮声中,内蒙古第一机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举行了揭牌仪式……

“一马当先”的改革精神最终成就了各项事业的“万马奔腾”。一系列的体制机制改革为企业发展注入了强劲的发展动力,公司机制更富有活力、主业更突出、市场竞争力更强劲。2017年,一机集团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34亿元,在中国机械500强排名上升到41位,连续40年保持盈利。

铁甲雄风今犹在,草原纵意任驰骋!站在新起点上,一机集团,这个老军工企业奋进新时代的步伐更加铿锵有力、稳健豪迈。(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记者 许晓岚 高慧 宋阿南)

首页滚动